当前位置: 首页> 媒体聚焦
数字技术将让虚拟人更“有才”
来源: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发布时间: 2022-06-22

数字虚拟人是什么?数字虚拟人的应用场景有哪些?数字虚拟人的发展前景如何?6月2日,在由第七届中国VR/AR创作大赛组委会和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共同主办的“数字虚拟人的现状与未来”产学研网络研讨会上,来自学界、业界的14名专家学者围绕数字虚拟人的概念、发展现状与技术支撑、未来发展方向等热点话题展开研讨。通过研讨,大家形成共识,认为数字虚拟人目前尚处于初级阶段,但是随着数字技术和元宇宙技术的发展,数字虚拟人终将大放异彩。

什么是数字虚拟人

什么是数字虚拟人?与会专家各抒己见。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喻国明从元宇宙切入,认为数字虚拟人是建立在聚合变化基础上的人的身体再造,并由此实现与世界万物的互联互通。数字虚拟人是元宇宙的连接媒介,是以人为本的未来媒介。数字虚拟人的感知、存在、交往状态决定了它可以成为元宇宙的入口。其一,从感知的角度来说,数字虚拟人是通过某种外置或者内置的机器技术,将自身感官沉浸式地代入到另一个虚拟的世界中,可以作为具身认知的入口;其二,数字虚拟人作为现实生活中的一种存在,要进行各类活动都离不开进入虚拟空间,事实上开启了空间入口;其三,数字虚拟人还是人类实践活动的数字孪生,是凝聚虚拟社群、积淀社会文明的社交入口。

奇幻科技首席执行官王刚则从业界实践阐释了他眼中的数字虚拟人。他将虚拟人按发展阶段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类是数字化身,是三维世界的人在虚拟世界里的投射,解决元宇宙中的身份问题;第二类是AI生命,借助人工智能实现虚拟人数字化、智能化,形成一种新的生命形式;第三类,从最终意义上看,数字虚拟人是一种有生命的、有机的交互系统,未来可以取代一切操作系统和UI(用户界面)。

哔哩哔哩公共政策研究院总监卢雅君也提出,数字虚拟人其实是元宇宙的一种重要基础设施。

不过,数字虚拟人高度依赖数字技术。北京师范大学人工智能学院副院长胡晓雁认为,从数字虚拟人的外观模拟角度上看,需要动作捕捉与模拟技术、几何形态建模、数字虚拟人着装、面部建模和表情捕捉等多层技术的共同进步。北京一维视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潘李亮认为,虚拟人的核心技术是可视化技术、驱动技术和AI技术,其中AI技术是虚拟人的灵魂。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学院研究员翁冬冬介绍了构建数字虚拟人的两种途径,一种是通过人工建模方式构建;另一种则是通过数字孪生实现,即通过拍照、摄影、测量等多种方式将真人信息完整复刻下来以构建数字虚拟人。腾讯语音专家孙晨曦表示,数字虚拟人也是语音技术很好的试炼场。

应用场景丰富多样

“数字虚拟人作为元宇宙中虚拟形式展现的数字人物形象,正在以各种职业、身份渗透到各行各业,与人类社会产生交互。”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党委书记方增泉说道。

当前数字虚拟人已有丰富多样的应用场景。目前广受欢迎的虚拟偶像洛天依就是热门应用之一,卢雅君提到,洛天依作为已经活跃了10年的虚拟偶像,凭借其浓厚的科技感和艺术感,以及所承载的年轻时尚的文化广泛吸引着年轻人。在“相约北京”奥林匹克文化节暨第22届“相约北京”国际艺术节开幕式上,洛天依以一首极具难度的冬奥歌曲亮相北京天桥艺术中心。数字虚拟人相关技术带给洛天依超越人类生理限制的宽音域和对节奏的精准把控,能够最大限度还原所演唱歌曲的风格,可以比真人更好地完成表演。

武汉世纪炎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唐亮认为,无论是在广告代言、客户接待、平台主播、医疗美容等领域,都可以积极使用数字虚拟人,既能降低人工成本,也能保持更加稳定的形象,“未来数字虚拟人要落地一定要依靠内容,适应各类场景,使各行各业的人都能参与其中,从而促进虚拟人创造更多价值”。

孙晨曦指出,虚拟人相关技术的云交互产品早已获得广泛使用,拥有助手型、客服型、陪伴型等多个应用场景,比如嵌在手机里的各种语音助手、各款智能音箱等。近几年,结合语音交互技术的虚拟主播、虚拟银行客服等商业应用也在频繁落地。他认为,AI技术不断赋能于人,还有可能产生新的工种,催生新的生态。

数字虚拟人的发展尚在初期阶段,企业在该阶段的具体应用应落在IP打造上。王刚表示:“在元宇宙和虚拟人的初期建设阶段,打造一个好的IP,是进入元宇宙最初,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和手段。”而要打造好的数字虚拟人IP,则需要遵循故事化、加强参与性、注重算法3个法则。

AI技术促进虚拟人迭代

尽管受限于技术和安全风险,现阶段的数字虚拟人主要应用在泛娱乐化领域,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数字虚拟人的未来前景光明。

方增泉在致辞中提出,数字虚拟人产业尚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相关法律法规的空白、技术和市场规范的不足带来媒介、认知、情感、审美、心理、伦理、法律关系等一系列问题。随着数字虚拟人行业和产业发展,分辨媒介世界和现实世界的难度在不断增加。同时,数字虚拟人是否具有人格权、数字身份及其行为规范的构建都还需要进一步创新和发展。如何厘清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关系、数字虚拟人与其所有者的人格权关系、数字虚拟人与其所有者的法律义务关系等都是需要关注的领域。

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副秘书长周结在致辞中表示,随着数字虚拟人成为人工智能产业的新风口,学界对于数字虚拟人的关注日益增多,国家也出台多项政策,鼓励虚拟数字技术的发展,并纳入“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未来,数字虚拟人会持续顺应国家科技兴国政策和数字时代的发展要求,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也将积极推动数字虚拟人产业发展和技术进步,提高行业服务水平,助力推进产学研一体化进程。

HTC公司的技术专家苏珩,目前负责XR Suite项目。他表示,目前对数字虚拟人的应用还不够立体,而在未来元宇宙中,虚拟人会形成闭环的价值链,虚拟人在元宇宙中为人们的工作、消费等提供服务会成为常态,这种价值也使得数字虚拟人能够真正走进每个人的生活。蓝色光标元宇宙业务负责人刘方铭认为,要实现价值闭环则要求数字虚拟人能够解决企业的核心需求。每一个虚拟人在对应企业需求的时候,应有自己的身份价值,这就要求应有完整的IP运营体系去构建虚拟人的整个链路。

产业和技术是一个相互迭代和促进的过程,产业对技术有要求,技术反过来也会促进产业发展。

中国传媒大学融合与传播国家重点实验室媒体大数据中心首席科学家沈浩认为,AI技术的不断进步将促进虚拟人生产运营的一体化过程,并与人工参与逐步融合,诞生更广阔的市场。孙晨曦也提出,“我们永远会对逼真度、拟人度有更高的要求”。

而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师李倩则从恐怖谷效应以及共情方面切入,提出数字虚拟人是一种独特的传播媒介,可以影响人们的认知行为和交往行为,因此伴随虚拟人进步,或可打破刻板印象,促进社会发展。

 (原标题:数字技术将让虚拟人更“有才”)